调查显示:新冠疫情增加了吸烟者的戒烟意愿
光明日报客户端 颜维琦

疫情防控给了人们更多审视自身健康行为的机会。第33个世界无烟日到来,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发布了最新调研成果:新冠疫情防控引发了吸烟者的反思,增加了吸烟者的戒烟意愿,但是依然存在一定的认知误区;全新的新媒体戒烟平台可以个性化定制戒烟方案,帮助吸烟者戒烟;烟草包装中疾病图片对于青少年的警示作用优于文字包装,也受到青少年的认可。

为评估新冠疫情对于吸烟者戒烟意愿与行为的影响,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于今年3月开展一项线上问卷调查,共收到来自全国31个省市区1471位吸烟者的问卷反馈。研究结果表明,疫情发生后,有18.4%的受访者的戒烟意愿增强,并有14.1%的受访者表示在疫情期间曾尝试戒烟。在吸烟量方面,受访的吸烟者疫情期间每日平均吸烟量有所减少,从疫情前每日平均吸烟14.2支下降为疫情期间的13.5支。吸烟量减少的原因主要有:“疫情让我更重视健康”(69%)、“家里空间小不适合吸烟”(68%)、“戴口罩吸烟不方便,使吸烟减少”(63%)等。整体而言,疫情引发了吸烟者的反思,增强了他们的戒烟意愿。如果能够抓住机会开展戒烟行动,将能够有效推进控烟进程。

尽管世卫组织声明吸烟者发展为新冠肺炎重症和出现死亡的风险更高,然而调查发现,部分吸烟者仍存在一定的认识误区。有10.4 %的受访者对“吸烟能预防新冠肺炎”、11.5 %的受访者对“烟草烟雾有一定杀菌杀毒作用”等谬误的说法持赞同意见,这提示要提升公众对于相关知识的认知,避免误导。

近期,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根据行为改变相关理论,结合中国文化特点与吸烟者需求,开发微信戒烟干预平台。该微信戒烟干预平台评估每个吸烟者的特点,通过后台每天自动发送个性化信息帮助吸烟者戒烟,具有灵活度高、可获得性强、成本低、定制性高和适合大规模人群等特点。研究所团队在职业人群和社区征集200名吸烟者,开展随机干预对照研究。结果表明,吸烟者通过微信戒烟平台的在线干预3个月后,采取戒烟行动的吸烟者比例达到25%,高于对照组11%,且这样的效果可至少保持3个月。微信戒烟干预平台在参与者中可接受度和认同度高,97%的参与者表示会向周围想戒烟的人推荐这一平台。该团队认为,未来可以考虑将微信戒烟干预方法与戒烟门诊、戒烟热线等方式结合,形成立体化的戒烟网络。

今年世界无烟日的主题是“保护青少年远离传统烟草产品和电子烟”。是否可以通过改进烟草包装起到警示公众尤其是青少年的作用?为此,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研究团队于2019年开展研究,分析不同烟草包装对于青少年的警示作用。研究招募了60名上海的初高中学生(通过伦理审核),邀请他们观摩16张不同烟草包装图片,涵盖现有文字警示(如:禁止中小学生吸烟)、具体疾病的文字警示(如:吸烟导致失明)、抽象图案(如:卷烟摆成肺的形状)、真实疾病图片(如:肺癌真实图片),通过眼动仪观测青少年在观看后的相关心理学等指标,获得烟草包装对于青少年警示的第一手资料。

研究发现,相比文字警示,图形警示可以引起青少年更长的注意时间与注意次数;而不加任何品牌标识、形象的统一标准化包装可以进一步维持受试者对警示标签的注意力。该研究还对1238名上海初高中学生开展问卷调查,向被访者展示不同的烟草包装,并请参加者对其效果进行排序。调查结果显示,受访青少年认为图形警示在“获取吸烟危害信息”、“考虑烟草危害”、“决定远离烟草”等各维度效果方面均优于文字警示,且真实疾病图片明显优于抽象图案的警示效果。69%的受访青少年支持我国烟草包装印刷疾病图片,远高于不支持的比例(19%)。研究团队认为,在烟草包装上印制和吸烟相关疾病的真实图片并采用统一的标准化包装弱化烟草品牌标识,可以最大程度警示烟草的危害,降低烟草品牌的吸引力,帮助青少年远离烟草。(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颜维琦)

责任编辑: 刘陆